<tfoot id='708ldpaj'></tfoot>

公告10连发,也没压住董事长“性侵扰”丑闻!这朵“金花”如今很扎手

2021-09-25 20:08:20 晚间,

  

  阿里女员工自曝被侵害事件发酵后,全社会都开始重新审视企业文化中存在的阴暗角落。正值此时,金花股份董事长张朝阳去年“骚扰”女秘书的事件,在一起劳动仲裁案中被曝光出来,让这家老牌药企进入公众视野的同时,内斗戏幕也被撕开。

  或许是预料到丑闻会扩大,8月12日盘后,金花股份一口气发了10份公告,其中包括一份未经审计的半年报。

  受上述消息影响,盘中一度下跌3%的金花股份尾盘逐渐拉升,最终报收6.59元/股,涨幅0.76%。

  

  “性侵扰”旧闻出水

推荐阅读:成霖股份(成霖股份最高峰产值)

  此前有传闻称,金花股份董事长张朝阳曾试图“性侵扰”女秘书,但传闻出现后,金花股份并未就此事公开澄清。

  直到今年8月10日,一份刚审理完的劳动仲裁结果显示,2020年8月底,案件申请人随同金花股份董事长张朝阳出差,在酒店房间内,张曾做出对申请人搂抱的行为,申请人挣脱跑出房间。

  上述申请人是张朝阳的秘书,其曾在男友陪同下前往金花股份维权,并向金花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领导层邢雅江、王晶等高管反映了此事。当时得到的回复是:先带薪休假,待张朝阳辞职后再来上班。

  

  然而,此后企业不但没有处理,反而自去年10月其停发该秘书工资、断缴社保,且董事长事发后一直身居高位。

  该秘书无奈之下,终于在今年2月23日提出辞职,并通过劳动仲裁途径,讨要工资及补交社保。

  公开资料显示,张朝阳今年50岁,1971年9月出生,博士学历,2009年8月至2016年6月任职于西安保税物流投资建设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和西安国际港务区管委会内陆港运营办主任;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28日任职于丝绸之路国际总商会副秘书长。2020年6月29日至今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

  半年报“加急”出炉

  据刚刚公布的半年报信息,金花股份公司目前已形成了以医药工业为核心的产业基础,产品集中在骨科、免疫、儿科用药等细分领域。自1997年6月上市,主营业务涉及医药工业、医药商业、酒店业等领域。公司主导产品金天格胶囊,是国家一类新药,具有健骨作用,目前已经成为骨科临床中药一线用药;转移因子系列产品主要用于改进人体免疫力的生物药品;儿童系列用药鞣酸蛋白酵母散用于儿童肠炎或消化不良引起的腹泻。

  根据半年报信息,报告期内,金花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4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87%,其中医药工业实现销售收入2.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2.46%;金花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32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68.47%。报告期内,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87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6.98%。但是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继续为负值,为-2773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金花股份在半年报摘要中明确写道,本半年度报告未经审计,而且公司董事邢雅江因工作原因并未出席董事会,独立董事张小燕缺席本次半年报审核,且无委托。

  

  “内斗”再升级

  这份半年报是金花股份于今年5月摘帽后的首份业绩报。虽然业绩看上去没有大起大落,却也让金花股份的控股权斗争浮出水面。

  裁决书显示,在受侵害女秘书多次询问公司为何停发工资时,得到的回复是:因公司内部斗争,正在沟通,但一直沟通未果。

  这意味着,公司内斗当时已严重影响到企业正常运营。

  据悉,在事件发生时,也就是去年8月底,张朝阳在金花股份新晋二股东推举下担任董事长仅两个月,“申请人”正担任董事长秘书一职。

  其实,关于实控人生变数的消息早有迹象。今年年6月17日晚间,金花股份发布《关于控股股东所持公司部分股份将被司法拍卖的提示性公告》称,西安市中级法院发布公告,将公开拍卖公司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持有的公司股份6689.77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7.92%,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3.63%,上述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如此次拍卖最终成交,将可能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控人发生变化。

  记者注意到,早在2020年6月,金花股份大股东金花投资控股集团(简称‘金花投资’)持有的4353万无限售流通股份被司法拍卖,另一民企西部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西部投资’)实控人邢雅江之子邢博越接手后,以11.64%占比成为上市公司二股东。

  不过,此前公司曾公告称,“邢博越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认可现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的控制地位,且无意与现第一大股东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就上市公司控制权引发纷争。”不过,此番说辞很难令人信服。

  二级市场上,在丑闻发生的这一年来,西部投资的邢氏家族通过”买买买“,正剑指金花股份控制权。在获取二股东地位之后,邢博越及已披露的一致行动人杜玲、杨蓓、钟春华在二级市场一直动作不断,去年11月底,西部投资股权占比已达21.357%,正式超过金花投资的19.14%持股。

  根据最新统计,邢博越为代表的的自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已经高达22.33%,而今年6月,金花投资持有的17.92%股权又被挂上司法拍卖平台,控股权之争已经白热化。

  对于这“最后一城”,金花投资显然全力死守。第一次定于7月17日的拍卖,因“案外人对拍卖财产提出确有理由的异议”而中止;二次定于8月22日的拍卖,就在8月10日因“两个案子并案处理”而撤回。

  连续两次虽然阻击成功,形势分明为险守,但是董事长丑闻是否给金花股份后续股权之争带来变数目前无法知悉。

  目前来看,金花股份还涉及一系列投资者索赔事宜。根据金花股份今年一季报显示,西安中院已经向公司发送了《民事一审案件应诉通知书》、《民事起诉状》及《举证通知书》等,共计72名自然人以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为由提起诉讼,诉讼标的金额共计约为704.58万元。

  见习记者 胡鑫宇

  编辑 王丽颖

  责任编辑 孙霄

<tfoot id='yuc278s8'></tfoot>
站长 法邦股票网
男,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已经20来岁至今未婚,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代码,资深技术宅。
  • 8855文章总数
  • 892066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tfoot id='rajd8nhz'></tfoot>